吳宇森至少在五年前就想拍《太平輪》,期間他因為生病不得不暫停工作。病愈後,他立馬啟動影片,拍一部愛情史詩片是他的心愿。
  12月2日,從籌備起就幾經坎坷的《太平輪》終於要登上大銀幕,吳宇森曾說過這一生沒有拍過真正完美的電影,直到拍完《太平輪》他才表現出滿意之情。儘管我們對他的印象都停留在熱血男兒的浪漫豪情上,這次他卻決定以《日瓦戈醫生》作為標準,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史詩。而首次拍愛情故事的他表示,希望觀眾能在這部電影中看到關於“愛”的多重感受,並能對浪漫產生嚮往,“我以後的電影也會朝著一份浪漫的情懷拍下去,不管是動作片還是其他類型”。他還說,“這次你會看到章子怡偉大的表演,更帥更憂郁的金城武,當然也有白鴿”。
  ■ 背景事件
  太平輪沉船事件發生在1949年1月27日,當天夜晚,太平輪搭乘1000人,並載有600噸鋼條、1000多箱文件、100噸機器等物資在上海啟航開往臺灣基隆。因為沒有開航行燈,船行至舟山群島附近與載有2700噸煤礦及木材的建元輪相撞沉沒,船上有932人遇難。許多知名人士、國民黨高官、富商在這艘沉沒的船上。而太平輪所屬的中聯輪船公司的經營者蔡天鐸,就是臺灣主持人蔡康永的父親。
  ■ 電影故事
  1945年夏,國民黨軍官雷義方(黃曉明飾)在平原戰場率兵大敗日軍。國軍通訊兵佟大慶(佟大為飾)俘獲了臺灣籍日軍軍醫嚴澤坤(金城武飾)。日軍投降之後,三人各行其道。雷義方回到了上海,認識了豪門千金周蘊芬(宋慧喬飾)。兩人一見鐘情,不久成婚。但隨即,內戰爆發了。
  嚴澤坤在抗戰後回到臺灣,卻發現曾經的戀人日本女孩雅子(長澤雅美飾)已經被遣返回日本。佟大慶則愛上了白天做護士照顧傷兵,晚上在街頭招客的妓女於真(章子怡飾)。國共一場大戰,國民黨軍隊全面潰敗,眾人都想登上太平輪,離開上海去臺灣。這艘船成了最後的希望。沒想到,意外的沉船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……
  【初衷】
  想拍《日瓦戈醫生》式的愛情經典
  新京報:拍《太平輪》是由於你早年聽王蕙玲女士(《卧虎藏龍》編劇)給你講了一些太平輪的故事,當時是哪一方面觸動到了你想拍這個影片?
  吳宇森:起先我跟她談,我一直以來很想拍一部愛情故事,例如經典的愛情故事《日瓦戈醫生》。我也聽過太平輪的那段歷史,蠻悲慘的一個故事,我很有興趣。她有這樣的構想,以太平輪裡面生存的幾個人作為藍本,把這段故事寫出來。我另外也很想拍一些海外華人對國家的那種思念心情,再加上也需要一個人性化的題材,她就給我寫了這個劇本,寫出來後非常動人。
  新京報:等於你是以《日瓦戈醫生》作為標準來拍《太平輪》?
  吳宇森:是的,我希望把《太平輪》拍成一部史詩般的電影。
  新京報:但實際上“太平輪”整個事件從船啟動到最後的沉沒,這個時間並不長,你定義的史詩體現在哪方面?
  吳宇森:我們這個電影有三個不同的愛情故事,都發生在這個事件裡面。有些是發生在太平輪上,有些不是。太平輪從開始到沉沒的時間比較短,但是太平輪以外還有很動人的愛情故事,也有非常長的篇幅。
  新京報:(故事)時間跨度長嗎?
  吳宇森:跨度是好幾年的事情。這個電影不像《泰坦尼克號》只有單一的一個愛情故事,我們有三四個。但是那些人物都跟這個船是有關聯的,所以有非常豐富的故事內涵,也有很濃厚的、多樣性的感情衝突,當然有些是最後發生在太平輪上。
  新京報:現在很多人把它定義為中國的《泰坦尼克號》,你覺得這個比喻恰當嗎?
  吳宇森:這個比較牽強一點。實際上二者是很不一樣的電影,我們這個戲除了太平輪之外,還有不同的故事發展不在太平輪上。還有這個電影到最後還是一個有希望的戲,雖然船是沉沒了,但是存活下來的人都有一股生存的勇氣,也能讓觀眾感覺到帶來希望。人世間有很多災難,有很多禍害、不愉快的事情,到最後所得到的就是天下太平,所以太平輪的由來就是這樣。
  【故事】
  這是一個悲劇,但是並不沉重
  新京報:你剛纔說電影有幾段愛情,大背景也不一樣,會不會涉及當時一些政治事件?
  吳宇森:不涉及,都只是人性的故事。政治是一個背景,當時發生國共內戰,有失敗的一方,有勝利的一方,在這個動蕩的過程里所產生的一份衷心,一份愛。不管發生什麼事,愛是永恆的。
  新京報:電影原來命名為《1949》,現在換成《太平輪》,會不會把重心都集中在沉船上?
  吳宇森:應該是這樣。《1949》怕人家誤解為是部關於政治的電影。這個愛情故事的發生,在任何年代,任何環境里都是可歌可泣的。雖然我們這個故事跟《泰坦尼克號》完全沒有關係,但是在電腦特技上關於沉船的震撼效果,我們還是會花很多工夫去做的。
  新京報:這段中國近代史,你拍之前遇到哪些困難?
  吳宇森:題材上倒沒有多大的難度,有些事情交代清楚一點就好,譬如說內戰的時候,哪一方失敗,哪一方成功都要有個交代。我們在劇本審查方面也沒有問題,很順利就通過了。因為我們是一個完全很人性的電影,基本上是一個愛情電影,所以我們就把《1949》拿掉,怕觀眾有一個錯覺,以為會跟政治有關。
  新京報:“太平輪事件”只是愛情打動到你?
  吳宇森:是啊。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一個差不多全以女性為中心的電影。這幾個女主角對愛的堅持、對愛的追求,到最後由愛產生了希望。宋慧喬跟黃曉明、金城武跟長澤雅美,章子怡跟佟大為,他們都有不同層次的愛,一個代表天堂,一個在地獄,他們都是生活在不同的境況裡面,他們之間對愛情的忠誠,那種堅持和生命力,能讓觀眾有多重的感受。
  新京報:你覺得這個事件對後世產生過什麼影響嗎?
  吳宇森:我希望觀眾看了以後會喜愛這個戲,大家都會覺得有些永恆的價值我們應該珍視,比如愛情。我們這個戲拍得很浪漫,把一個本來很悲哀的事情拍得很浪漫,也希望觀眾從這個戲中能嚮往到一個浪漫的生活。或許我以後的電影也會朝著一份浪漫的情懷拍下去,不管是動作片還是其他類型。
  新京報:可你以前的電影即便是動作片也很浪漫。
  吳宇森:我覺得現在更需要。我觀察到這個社會變化巨大,很多人都需要有精神生活來給他們一種安慰和一種鼓勵,或者給他們一種欣賞,儘量讓大家放鬆一些,除了要凡事追求成功,身邊還有一些過去的美麗的東西,能讓大家感受得到。浪漫也可以帶來美的生活。所以這個電影是一個悲劇,但是並不沉重,這是我最感謝所有演員的事,所有演員把這個戲不但演得很自然,而且都很美麗,都很感性,我相信打動觀眾的不是那個太平輪,而是所有演員。
  (下轉C14版)
  C12-C14版採寫 新京報記者 安瑩  (原標題:《太平輪》是中國《泰坦尼克號》?這比較牽強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a90zaodgf 的頭像
za90zaodgf

sham

za90zaodg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